净值化转型压力纾解,银行理财转型之惑

摘要:资管新规落地后,银行资管子公司的设立随之快速推进,3个月内,已有8家银行公告将设立资管子公司。然而,提出设立与最终落地之间,仍有一段长路要走。
各家都在忙着处理存量产品和开发设计新产品,后续要视整改进度、过渡期对新规的满足程度,监管才可能批设…

规模高歌猛进的时代或许难以再现,银行理财行业正回归“受人之托、代人理财”的初心和本源。已经落地的资管新规、资管新规细则、理财新规和正在酝酿的《商业银行理财子公司管理办法》,框定了22万亿元银行理财资金的转型路径。

摘要:自4月资管新规落地后,资管新规的部分配套细则也于上周五落地。本次配套政策的落地给市场吃了定心丸,扫清了此前困扰市场的部分不确定因素。
尤其是央行发布的《关于进一步明确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指导意见有关事项的通知》以及银保监会发布的《商业银…

  资管新规落地后,银行资管子公司的设立随之快速推进,3个月内,已有8家银行公告将设立资管子公司。然而,提出设立与最终落地之间,仍有一段长路要走。

尽管近期下发的文件相关要求较过去略有宽松,让银行资管人士获得了松口气的时间,但规模的缩减、红利的消退、产品创新压力、子公司定位之惑,以及压在银行资管心头的“2020年过渡期届满”的整改要求,让人并不轻松。

  自4月资管新规落地后,资管新规的部分配套细则也于上周五落地。本次配套政策的落地给市场吃了“定心丸”,扫清了此前困扰市场的部分不确定因素。

  “各家都在忙着处理存量产品和开发设计新产品,后续要视整改进度、过渡期对新规的满足程度,监管才可能批设子公司。”一位上市银行资管部负责人对证券时报记者表示。

业务转型压力大:

  尤其是央行发布的《关于进一步明确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指导意见有关事项的通知》以及银保监会发布的《商业银行理财业务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思稿)》,给原本受资管新规冲击最大的银行理财的转型带来些许喘息空间。特别是摊余成本法计价适用范围的进一步拓宽,纾解了短期银行理财的客户端难以接受净值化转型的问题,分析人士普遍认为,此举将大为缓解商业银行在过渡期内负债流失的压力。

  “有想法,但暂时还没办法深入规划。”这是记者在采访中频繁听到的一种态度。主要原因在于,资管子公司作为一种新的金融牌照,设立标准、监管细则尚不清晰。

完全替代老产品很难

  此外,尽管上周五出台了不少资管新规的配套实施细则,但仍有一项重要的文件尚未公布——《商业银行理财子公司管理办法》。未来,商业银行剥离理财业务单独成立子公司将是大势所趋,目前已有12家银行宣布成立理财子公司。子公司管理办法的及早出台,将加快银行理财子公司取得实质性进展,尤其是对于尚无宣布成立子公司的四大国有银行来说,其都在等待细则落地后谋定而后动。

  此外,受访人士普遍表示,筹建资管子公司的过程中,必然面对增加人员、扩充资管团队的需求,在前期建设中也需要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

理财业务转型过程中,银行资管部门面临的挑战包括:打破刚兑,实现产品净值化转型,在过渡期内处置存量非标和股权类资产,筹备理财子公司等。

  纾解银行理财

  最关注牌照定位和内容

这些挑战带来的焦虑和不确定性在于,银行对于新规要求下的理财业务转型也是“摸着石头过河”。客户对银行净值化产品的接受度,压降非标资产过程中的风险暴露,投资决策体系和风控体系构建,理财子公司和银行系公募基金的定位区分、与母行如何联动,都需要探索解决路径。

  净值化转型压力

  根据资管新规,过渡期后,具有证券投资基金托管业务资质的商业银行(共27家)应当设立子公司开展资管业务。

2020年底的过渡期限,令银行资管高管感到压力。某大行资管部门高管坦言,从该行实际情况看,过渡时间仍相对紧张,尤其是考虑到存量非标资产的处置问题。也有业内人士认为,从客户对净值型产品的接受程度看,过渡期时间有限。

  尽管配套细则在资管新规出台后3个月才落地,但在这3个月期间,银行并未停止转型,只不过,目前的转型效果并不理想。

  早在2015年,光大银行、浦发银行、中信银行就已陆续通过设立资管子公司的董事会决议,但迟迟未能获批落定。今年3月开始,8家银行陆续公告拟设立资管子公司,拟定注册资本在10亿元至80亿元不等,此外还有兴业银行、民生银行等数家银行正在筹备或设计方案。

老产品规模持续压缩的同时,净值化的新产品对客户吸引力不足怎么办?资金来源方如果大幅收缩,流动性风险怎么解决?

  对银行理财来说,资管新规带来的最大挑战,无疑就是要求打破刚性兑付,实现产品的净值化转型,但这绝非易事。

  不过,记者经多方调查了解到,众多银行目前仍在观察监管风向,期待监管细则、指引的出台,其中包括资管子公司的监管细则、银行理财细则、非标认定的细则等。

建设银行资产管理部总经理刘兴华认为,净值化产品现在增长较快,但在两年半的过渡期内仍无法完全替代预期收益型产品。“过渡期后应该还要相当长一段时间来实现产品的净值化,这也是一个考验。”

  “净值化的挑战真的很大,市场对净值化产品的接受会有很长的过程。”一股份行资管部人士称。

  “子公司细则、理财细则的出台时间不应该相差太久,毕竟这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并且子公司的监管细则中也需要明确与母行关联交易的内涵、范围,这将影响到子公司能在多大程度上承接母行的业务。”一位大型股份行资管部人士认为。

据了解,资管新规出台到相关细则落地期间,理财规模增长乏力。邮储银行资产管理部总经理步艳红表示,邮储银行自资管新规颁布后,就停止新发预期收益型产品。市场上供给的理财产品规模,在4月27日至9月30日期间下降了将近800亿元,降幅达10%。

  恒丰银行研究院执行院长董希淼对证券时报记者表示,个人投资者仍是银行理财产品的主要投资者,部分客户会难以接受“刚兑”打破,尤其是中老年客户是否接受面临不确定性。多数银行已经普遍习惯预期收益率型产品形式,对于净值型产品需要一定的适应期和窗口期。

  就资管子公司本身来看,首要的问题是,监管会给这张牌照什么业务范围、业务资质,这将决定牌照的价值,也决定了该独立法人的生存和经营能力。

不过,银行资管部门高管们普遍认为,后续下发的资管新规细则等文件,为过渡期存量问题的处置预留了空间。

  银行理财之所以在净值化转型过程中压力较大,是因为资管新规鼓励标准化产品采用市值法估值,这样一来,理财产品的净值会随资产价格的波动而波动,这既不符合理财用户长久以来所习惯的预期收益型产品的特性,也加大了理财产品的集中赎回压力。

  “对于银行而言,资管子公司的牌照如果能发行公募产品、能做信托的业务、能有股权直投的独立业务资质,那将很有价值。基于这些业务资质,资管子公司的产品库也可以丰富很多。”一位华南地区城商行资管部总经理表示。

子公司定位很困惑:

  实际上,银行理财从业者普遍认为净值化转型挑战大,也是因为“初战碰壁”。资管新规落地后,已有不少银行开始尝试发行符合新规要求的理财产品,但效果并不理想。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