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红利及经济增长质量提升将有效支撑中国中期内主权信用,高负债发达国家信用危机进入崩溃进程

图片 1

北京1月17日 –
评级机构大公国际信用评级集团周三发布《2018年全球主权信用风险展望》,中国经济筑底周期及结构性改革的推进使政府债务负担继续上升,但改革红利及经济增长质量提升将对中期内主权信用形成有效支撑。

北京2月25日 –
中国评级机构–大公国际认为,2013年全球国家信用风险总体呈上升趋势,其中高负债发达国家运用印钞方式挽救其信用危机的行为将导致全球国家信用风险上升.以无限量、无期限增加货币供应量和货币贬值为特征的全球信用战争将使高负债发达国家的信用危机进入崩溃进程.

该份2018年全球主权信用风险展望对以美国为首的全球主要发达国家陆续加快或启动货币政策正常化进程、中国经济结构深度调整的双重影响下的全球主权信用风险走势做出客观判断。

图片 1

这是自2010年以来大公第八次发布全球主权信用风险信息,旨在为防范全球性信用风险贡献中国评级智慧。

日元和美元现钞。REUTERS/Truth Leem

以下为该份展望报告的全文:

大公发布的新闻稿并指出,新兴经济体和低收入国家通过再次放松货币和财政政策应对信用战争的冲击,阻止本地区经济形势恶化,将导致国家信用风险受到新的挑战.

以美国为首的主要发达国家加快货币政策正常化进程与中国经济结构深度调整是影响2018年全球主权信用风险发展变化的主要因素。高负债发达国家主权信用风险分化趋势愈加凸显,美联储加息缩表并行大规模减税措施将加速美国主权信用风险上升,持续降低联邦政府偿债能力。

“高负债发达国家在本年度将更为严重地依赖货币政策维持表面上的偿债能力,这导致全球信用战争愈演愈烈,”新闻稿称,”在对世界各国经济增长和金融稳定构成日益严重伤害的同时,也使国际货币体系的崩溃进程进入新阶段.”

日本、意大利等因结构性改革进展缓慢、经济增长动力不足,偿债能力仍存在恶化可能;德国、西班牙及爱尔兰等财政巩固效果显着使政府债务负担步入下行通道,并稳定偿债能力;新兴市场及发展中国家主权信用风险在中国经济结构深度调整、美联储加息缩表、全球贸易壁垒增加以及自身抗风险能力下降等多重因素施压下加速累积,拉美、中亚、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部分国家主权信用风险上升。

大公认为,运用印钞方式仍然是高负债发达国家挽救国家信用危机的主旋律,这些国家各级政府债务负担继续向不可持续的状态迈进,2013年占全球政府债务80%的高负债发达国家政府债务与财政收入之比继续上升,将达到331.0%.

2018年全球主权信用风险呈现以下主要发展趋势:
一、政治极化及持续财政扩张政策将进一步恶化美国联邦政府偿债来源,主权信用风险加速积累。

“在各国央行宽松货币政策的坚强决心’保障’下,发达国家将普遍陷入高债务、低增长的长周期.这个周期拖得越长,不可持续的债务水平会积累得越为严重,”大公指出,而承载了太多债务泡沫的货币难以保持其币值,货币危机将是高负债发达国家债务危机的演化方向这个趋势更为清晰.

2018年,渐进式加息及扩张性财政政策将加重美国联邦政府债务负担。特朗普政府“减税+基建+加息缩表”这一政策组合将直接扩大联邦政府财政缺口。鉴于通胀上行趋势将较为明显,大公判断2018年美联储加息3次,联邦基金利率区间升至2%-2.25%,受市场对国债等证券消化力度不确定性影响,未来5年美联储资产规模缩减至2.1万亿美元左右,缩表进程将低于美联储预期。

具体而言,在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宽松货币政策的作用下,通过美元的国际地位将债务风险转嫁至债权国家是美国国家信用风险发展贯穿全年的基调.大公预计2013年美国联邦政府的赤字率仍会处于7.3%的高水平,各级政府的债务率达到335.1%.

加息与缩表叠加的紧缩货币政策将直接引发政府融资成本上升。付息负担加速上升、财政收入因减税下降、基建投资需求增加,中期内联邦政府财政赤字率将呈持续扩大趋势,债务呈现滚雪球式增长,预计2018年联邦政府债务负担率为106.6%,并在2022年缓慢上升至112.9%。

而2013年经济衰退风险难以消散预示着欧债危机解决机制存在严重悖论,欧元区主权债务危机未来仍存变数.预计货币政策的进一步刺激空间亦有限,2013年经济将延续0.4%的小幅衰退局面,仅有德国等少数赤字水平已经达标且私人部门负债率低的国家能够勉强维持正增长.

长期背离价值规律的信用生态畸形发展使联邦政府偿债来源异化,并陷入借新还旧的债务泥潭而不可自拔。2008年后,美联储量化宽松政策在维持美国信用经济泡沫的同时,加剧联邦政府对债务货币化方式的严重依赖,这一状态不会因美联储加息而改变。美国政府分别于2017年3月、9月两次上调债务上限,并于12月再次走到财政悬崖边缘,愈发频繁地上调债务上限已显示美国政府债务滚动的不可持续。

至于日本,由于无力解决本国经济深层次问题而诉诸于极度宽松货币政策的做法,使国家信用风险呈上升趋势.大公预计,2013年日本政府债务负担率将达到241.1%,债务率升至762.9%的更高水平.

二、中国经济筑底周期及结构性改革的推进使政府债务负担继续上升,但改革红利及经济增长质量提升将对中期内主权信用形成有效支撑。

**新兴经济体面临挑战**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